从这两首序曲开始走近真正的贝多芬

在前不久举行的星期广播音乐会上,指挥家张诚杰率上海爱乐乐团,携手钢琴家江晨为观众呈现了贝多芬的多部经典作品。

音乐会一开场,便是知名的《莱奥诺拉序曲》。曾多次指挥这部作品的张诚杰是这样理解贝多芬的序曲作品的——

贝多芬生活在一个动荡的年代,病魔缠身和世事变迁锻造了他不屈的性格。他建立了一个独特的音乐王国,一个在作曲家巴赫之后更完整而庞大的体系。在交响乐、钢琴奏鸣曲、钢琴协奏曲等方面,他不仅传承了古典主义,还进行了创新。

贝多芬的每一部序曲都是高度浓缩的经典,充满了不屈不挠、与命运抗争的“贝多芬精神”。如果说贝多芬的发型是他最显眼的标志,那《艾格蒙特序曲》与《莱奥诺拉序曲》就好比贝多芬的发型,是他精神世界的外在体现,也是人们了解贝多芬作品最简单、直接的方式。

艾格蒙特伯爵是16世纪率领荷兰民众奋起反抗西班牙殖民者统治的英雄。1787年,歌德为他创作了戏剧《艾格蒙特》。1810年,贝多芬被艾格蒙特的崇高形象和悲惨命运所打动,根据歌德的作品,为戏剧《艾格蒙特》创作配乐。

《艾格蒙特序曲》大气磅礴,热情奔涌。贝多芬在创作中用英雄的力量为悲剧性的序曲结尾加上了光明的希望。指挥这部英雄性构思极其完整的作品,需要平衡冲突和痛苦的压抑气氛,调动乐队从沉寂、抗争到胜利的推动感。

贝多芬一生只创作了一部歌剧——《费德里奥》,作品讲述了一位勇敢的妻子营救被陷害的丈夫的故事。这部歌剧上演后屡次失败,但贝多芬屡败屡战。他在9年时间里修改了3次,最终成就了这部重要的作品。

贝多芬为其唯一的歌剧谱写过4首序曲。前3首序曲的名字都叫《莱奥诺拉序曲》。莱奥诺拉是歌剧中女主角的名字,她所表现出的英雄气概、对爱情的忠贞,以及全剧戏剧性的斗争和胜利的结局非常符合贝多芬的人生观和创作理念。

音乐家舒曼曾经对比过贝多芬的3首《莱奥诺拉序曲》。他认为,第三首最精益求精,可谓完美无缺。然而,这首完美的序曲究竟该放在歌剧的哪个段落演奏,不同的指挥家有着不同的见解,至今没有定论。但毫无疑问的是,这首序曲作为音乐会作品单独演出时效果极好,因此上演率极高。

与《艾格蒙特序曲》不同,《莱奥诺拉序曲》是一部充满色彩变化及内心冲突的作品。开场沉重的表现的是牢狱中的场景,之后的基本主题由小提琴和大提琴演奏,表现了莱奥诺拉英勇无畏的气概。小号是这部作品中释放戏剧信号最重要的乐器。当长笛吹奏莱奥诺拉主题时,沉重的气氛已经被愉悦取代了。最后则是贝多芬独有的歌颂胜利的结尾。(张诚杰)

深入推进军民融合战略,着力提升国家在海洋、太空、网络空间、生物、新能源等新兴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全面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在数字经济时代,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的提升能够为厚植我国发展新优势构筑最为广泛、最为持续、最为强大的微观新动能。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