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每一个人的钱包都有关!六问数字货币:咋来的?啥时推?想干嘛?哪能用?安全吗?会无限发行吗?

近日,细心的人们发现,建行数字货币钱包悄悄上线了。该App增加了“数字钱包充值”以及“数字货币”两个子菜单。用户可以绑定银行卡直接开通。不久,建行又迅速关闭了应用。这意味着数字货币已经进入了内测阶段。同时,在资本市场上,也能看出一些端倪。数字货币板块近期创下今年以来的新高。部分上市公司透露出将关注数字货币领域并积极布局。也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数字货币是未来的方向,但这仍然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而能够看到具有意义的变化,仍需假以时日。

数字货币,也就是“数字人民币”,是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一种法定数字货币,全称是“数字货币电子支付”,对应的英文缩写是DC/EP。其中DC是Digital Currency(数字货币)的缩写,EP是Electronic Payment(电子支付)的缩写。

数字货币和纸币(硬币)一样,是国家法定货币。而且,数字货币由国家信用背书,具有无限法偿性。(人民币的法偿性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定货币是人民币。以人民币支付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一切公共的和私人的债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拒收。)

举个例子来说:当人们在超市购物选择用支付宝支付的时候,商家有权拒绝;但人们选择数字货币支付,商家无权拒绝,拒绝就违法。

当然,作为法定货币,数字人民币不具有黄金的可兑换性,也不能自由兑换外汇。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表示,数字货币的功能和属性跟纸钞完全一样,只不过它的形态是数字化的。

当现金存进银行的时候,信用主体已发生了改变,从央行变成了银行,信用等级下降了一级,变成了“M1”。如果这笔钱通过银行进行理财和投资,或经受人变多,会导致信用关系复杂化,当流动性和信用保障再次降低的时候,就出现了“M2”。

按照央行的划分,支付宝、微信都属于M2。它是信贷关系的衍生品,其本质误区在于人们在使用微信和支付宝的时候把它们当成了现金或数字货币,但微信和支付宝的金融功能并不是现金和数字货币,使用的时候跟微信和支付宝形成的关系本质上是借贷关系。

通过微信、支付宝交易之前,都要首先绑定自己的一个银行账户。每一次支付背后,其实都是微信、支付宝从银行卡中实时扣款,再去执行相关交易。数字货币则无需申请银行账户,只要注册一个数字钱包即可。

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是在线交易,也就是说需要有网络。而数字货币可以实现离线交易。最新的双离线技术,即使在没有手机信号的情况下,依然可以使用。

穆长春曾这样描绘使用的情景:只要你我手机上都有数字人民币的数字钱包,那连网络都不需要,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

受全球化疫情的影响,世界各地财政紧缩,经济下行,有些国家就会超发货币,大量印钞,可能带来通货膨胀,甚至是滞胀。解决这一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数字货币。不仅仅是中国,全球不少国家都在计划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就是在2008年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诞生的。

最显而易见的改变就是可以降低纸钞流动成本。纸钞除了在材料、设备、人工上的成本,还有储存、会计、运输、安全等诸多方面的成本,而数字货币不需要印刷,可以减少制造和运输成本,提高存储和交易效率,还能优化金融体系运行效率。

因为,纸币的流通,不能采用实名制,都是匿名交易。而数字货币是电子记账,任何一笔交易,去向都可以监控和追踪。这样不仅可以防止挤兑风险,还可以避免腐败,经济犯罪,以及非法洗钱,资产非法转移和流失。

国际清算银行今年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80%的央行正在研究数字货币,10%的央行即将发行本国央行数字货币。

对于中国来说,数字货币由央行控制,并且拥有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的特点,还可以有效防止美国通过美元和全球货币结算系统来遏制本国金融,能有效规避美国的金融封锁。

2018年2月20日,委内瑞拉推出“石油币”,作为法定数字货币领域中第一个吃螃蟹的国家,石油币可以说是世界上第一个有主权国家发行并具有自认资源作为支撑的加密数字货币,并具有跨境支付和国际融资功能。由于美国不断加码对委内瑞拉进行经济制裁,导致委政府决定发行石油币来打破美国的金融封锁。

瑞典作为世界上最不依赖现金的国家,于2月19日,宣布测试央行数字货币E-Krona。由于瑞典传统法定货币是“克朗”,因此,瑞典央行将这一数字货币命名为“E-克朗”。

2019年7月26日,菲律宾控股公司Aboitiz Equity Ventures旗下的菲律宾联合银行(Union Bank of the Philippines)推出了名为PHX的稳定币,将以该银行的储备作为后盾,与该国的法定货币菲律宾披索PHP挂钩。联合银行表示,这将可以让农村银行与菲律宾的主要金融网络连接起来,从而解决海外的菲律宾人跨境汇款的问题,由于PHX具有互操作性,因此联合银行的远程计划,就是要让PHX与I2I支付系统出现在国际上各大平台和加密货币钱包上供民众使用。

2014年12月厄瓜多尔推出了“电子货币系统”,这是全球第一个拥有电子货币系统的国家。厄瓜多尔币是由厄瓜多尔政府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厄瓜多尔币是一种P2P形式的数字代码,它不需要依靠特定的货币机构发行,它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计算产生,厄瓜多尔币使用整个P2P网络中众多节点构成的分布式数据库来确认并记录所有的交易行为,具有交付功能。

2019年11月11日,突尼斯央行与俄罗斯公司Universa建立合作,通过Universa的区块链平台发行E-Dinar,以数字化其法币突尼斯第纳尔,突尼斯央行可以通过E-Dinar传统的突尼斯货币第纳尔转换成数字货币用于支付或转账。突尼斯还希望将自己与SWIFT独立开,并称该跨境支付系统可以随时关闭任何国家的支付渠道。有了E-Dinar,突尼斯的中央银行就能处于自己的控制之下。

2016年12月,塞内加尔央行发布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E-CFA,该数字货币是由当地银行Banque Regionalede Marches和一家位于爱尔兰的创业公司cUrrency Mint Limited协助发行,可以在所有移动钱包和电子钱包中使用,保证普遍的流动性和互操作性,同时可以为WAEMU的整个数字生态系统提供透明度。

2018年3月, 马绍尔群岛发布了数字货币Sovereign (简称s)作为法定货币,这个岛国由于没有中央银行,在此之前一直使用美元作为其官方货币。该数字货币将直接向市民发放,并与美元共同在该国流通,这也是首个国家完成在流通中投放本国加密货币,而该数字货币SOV汇率将与美元平行。值得注意的是,新的框架允许SOV使用者向金融机构提供基本信息,比如身份及资金来源。

有关人士建议,数字货币的推行应该先由全国人大进行讨论和立法,然后国务院法规决定,最后由央行实施,对全体国民作一个正式的、法律法规的权威解释。

2、数字货币可以实现“可控匿名”;使用数字货币有利于“反洗钱、反恐怖、反偷税”。这是否意味着对全民钱包甚至是隐私的精确监控?

如果人民的私有财产(货币),以及私有财产(货币)的使用和流动均暴露在政府的大数据监控之下,那人民的隐私权如何保障。

虽然数字货币是加密货币,能最大程度上保障资金安全。但毕竟是电子钱包形式,相当于此前的实物钱包变成了电子钱包,在手机里存储,一旦手机坏了,APP崩溃了,或者手机丢失了,都可能导致无法查看,无法使用。而且,互联网越来越发达,黑客技术越来越先进,相比于可以贴身收藏的纸币来说,如何保证数字货币的安全是一个重要课题。

纸币发行和流通尚有迹可循。数字货币作为虚拟的符号,发行的规模、数量如何控制,有无相关国家法律法规约束?而不是仅有少数人“拍脑袋”决定。

5、针对人民对数字货币不能在境外兑换、使用的疑虑,建议政府决策部门是否对此疑问给予解释,是一种永久的内循环措施,还是权宜之计?另外,在我国港澳地区是否可以公开使用数字货币?数字货币可以在银行兑换人民币纸币吗?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数字货币研发工作正遵循“稳步、安全、可控、创新、实用”的原则,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以检验理论可靠性、系统稳定性、功能可用性、流程便捷性、场景适用性和风险可控性。数字货币试点仍是“4+1”,即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及未来的冬奥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

对于广泛流传的有关数字货币推出时间的猜想 ,孙国峰还表示,目前数字人民币仍处在内部封闭试点测试的阶段,正式推出没有时间表。

总之,数字货币的发行使用是一件关系到亿亿万万老百姓的大事,主管部门应给予高度的重视,召开国务院新闻发布会释疑解惑,让新事物可以顺利推行,好事做好。